网游第一股中青宝扣非后净利润缩水九成 上市十年缘何“颗粒无收”?

  • A+
所属分类:股票行情

  此前,《证券日报》记者就此向公司发去采访提纲并致电联系,公司方面表示不方便回复采访。

  扣非后净利润缩水九成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时,中青宝以“网游第一股”的名头登陆创业板,但业绩多年低迷。后来,公司通过收购等方式拓展了云服务业务与文旅业务,与原有的网络游戏业务形成三大主营业务布局。

  日前,中青宝发布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收4.69亿元,归母净利润5172.3万元;但在扣除投资收益5119.75万元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后,其净利润便只剩下189.82万元,同比下滑超九成。

  据其年报信息,其游戏业务的增收不增利或许是原因之一。去年,公司网络游戏业务营收占比为56.54%,实现营收增长36.32%,但毛利率却下降了8.4个百分点。

  然而,游戏毛利下滑,中青宝的研发费用却在去年继续缩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仅9.06%,研发人员数量锐减。2019年业绩说明会上,其董事长李瑞杰称目前研发人员有65人;而2017年,公司的研发人员尚有246人。

  至于其他业务,报告期内,中青宝的云服务业务营收增长91.17%,但毛利率下滑了15.06个百分点;科技文旅业务的营收额则同比减少90.86%。

  近日中青宝还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称由于疫情影响,预计今年1月至3月业绩下滑30%至60%,与其他游戏企业对比鲜明。据了解,目前已有5家游戏上市公司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除了中青宝为业绩预减外,受益于疫情期间“宅经济”盛行,其余4家皆为业绩预增。

  上市十年“颗粒无收”

  值得注意的是,Wind数据显示,在2010年上市至2019年的十年间,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中青宝的主营业务已合计亏损3.99亿元。

  亏损背后,中青宝上市后的募投项目多数未达预期、且频生变更。年报显示,公司上市后共有19个募投项目,仅有2个达到预计效益。其中,2019年,公司寄予厚望的“凤凰高科技文化科普体验园项目”与“球类游戏推广项目”分别亏损了663.87万元和493.95万元。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青宝已累计变更7次募资投向,变更用途的资金总额比例达51.15%。

  深圳润盈达投资有限公司研究总监余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募投项目不达预期并屡屡变更,对公司来说,一方面项目本身拖累整体业绩,另一方面,不仅损失了投入项目资金的机会成本,也浪费了不少心力;中青宝在募投项目上应该更加谨慎,做好项目的初步规划与调研,对投资者负责。”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证券日报》记者提到:“一些上市公司的募投项目往往都缺乏实际可操作性,多数都是名不副实,是利用二级市场的估值来圈钱募资而已。”

  记者还了解到,中青宝实控人李瑞杰及其关联公司从2019年底便开始减持公司股票。直至今年2月份,通过集中竞价与大宗交易的方式,上述股东已合计减持742.46万股公司股票,共套现市值约1.07亿元。

  溢价收股东资产业绩逊于承诺额

  实际上,公司也曾尝试过“拯救”常年不振的业绩——例如向实控人溢价收购子公司,为上市公司注入盈利资产。

  2017年,中青宝以5亿元的价格向实控人李瑞杰名下企业收购了深圳市宝腾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宝腾互联”),引入了云服务业务令公司当年业绩扭亏为盈。彼时,宝腾互联100%股权的评估增值率为326%,溢价高达三倍。

  不过,与溢价三倍的交易价格相比,2017年至2019年,宝腾互联三年实现扣非后净利润累计1.03亿元,与当时的承诺业绩额相差755.17万元。然而,在宝腾互联业绩逊于承诺的情况下,中青宝却打算定增募资6.8亿元向其继续投资,令人不解。

  3月3日,公司公告称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不超6.8亿元的资金,用于宝腾互联乐山高新区数据中心项目,发行股份数不超总股本的30%,但尚无确定的发行对象。

  公告显示,该项目实施主体为宝腾互联的全资子公司,地点位于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乐山宝德未来城科技园区内,计划建设3000个6.6KW标准IDC机柜,建设期为12个月。此外,因该项目计划向宝德未来城购买“数据中心大楼”,而后者正是中青宝实控人所控制的企业,故本次事项构成关联交易,涉及交易额1.2亿元。

  沈萌对此评价称:“中青宝及背后的实控人对政策精通,经常出现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操作,因此无论是可能存在利益输送、还是套取资金,对于这家上市公司来说或许都见怪不怪。”